阅读模式
字号
大字 常规

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江涛:强人工智能很弱 弱人工智能越来越强

江涛:人工智能这几年非常热,应该说老百姓、媒体关注度都很高。其实好莱坞电影很成功,塑造了很多人工智能的形象。但是无论是特别邪恶的,能够像《天网》、《终结者》那种威胁人类的,还有一部电影叫Her,温情脉脉的,能跟男主人公谈恋爱的,这些好莱坞电影当中的人工智能,其实离我们工业界当中说的人工智能离得非常远的,其实是两回事。包括有一些哲学家像霍金,他是物理学家,但是他在人工智能领域算是哲学家,哲学家提出来的担心与我们工业界还差得很远。

当前工业界的人工智能主要有两条技术路线,一条我们叫做强人工智能。是对脑科学、神经科学的研究,研究我们人脑的高级神经活动规律,人的创意、灵感、想像力究竟是怎么来的,我们的大脑到底是怎么样的运行规律,把这些东西研究清楚,理论上就有可能再构建一个像人一样的,能够举一反三的大脑。这一条技术路线过去几十年投入很大,但是突破是很有限的。未来的演进路线,什么时候能突破?还是说研究了50年之后说此路不通,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这是一条技术路线。另外一条技术路线,我们把它叫做弱人工智能,它的基础理论其实很简单,大家都学过概率论、统计学、贝叶斯定律这一套东西。为什么要到这个时间点上才开始砸钱?说白了,它是人类所拥有的数据规模和数据处理能力到了这个点上,使得我们原来的那些数学理论、概率论、统计学、贝叶斯定律能够发挥作用,本质上就是这个。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强人工智能很弱,弱人工智能越来越强,就是这么一个特点。弱人工智能的特点,机器不具备自主的意识,更多的是基于大数据、云计算这套体系人类过去的生产过程、生活过程形成的数据积累通过机器学习,现在机器学习是弱人工智能中间最主流的技术路径。通过机器学习这种方式,使得它能够固定沉淀下来,固化下来,可以处理的事情就很多了,极大的提升了人类的脑力劳动和生产率。

我们讲过去20年信息技术的发展,本质上解决了连接问题,人和信息的连接,人与人的连接,人和商品的连接,解决了很多连接问题。但是并不是解决了连接问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还有大量的问题没法解决。比如协和医院里面的医生,你把他跟全世界的病人连接在一起能解决问题吗?不解决任何问题,他已经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了。这个本质上是人类脑力劳动的产能,在这个时间点上成为了瓶颈,怎么提升人类脑力劳动的产能?刚才讲的弱人工智能就可以做这件事情。把这些脑力劳动的过程数据化,用深度学习的算法训练,现在我们已经非常清晰的可以看到,机器可以学习这个行业最顶级的专家知识和经验,从而达到这个行业一流专家的水平,超过这个行业90%的脑力劳动者,就会带来人类脑力劳动整个产能一次巨大的革命,不是十倍、一百倍,是无限倍。比如医疗领域,机器学习这个行业,协和医院最顶级的专家,将来可以给远在西藏、青海的农村病人看病,是同样的水平,但是它可以无限扩展。

所以我们相信,业界为什么这么关注,认为它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关键点就是这样,就是到了这个时间点上,哪怕没有大的理论突破,不需要大的理论。现在基于深度学习的技术演进路线,我们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5年、10年、15年、20年之后人工智能怎么改变这个世界。就拿讯飞去年推出的翻译机,前年的时候我们的机器翻译,大学英语四级的水平,去年已经做到了英语六级的水平。我们相信,两年左右能做到大学英语八级的水平,而且还有不同的语种。过去学英语也是,或者说翻译是一个脑力劳动者,这个脑力劳动,机器学习以后慢慢固化了,这个产能又会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总的来说,现在的信息技术正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点上,从解决连接问题到进一步解决人类脑力劳动的产能问题,这是一个大的拐点。信息技术的突破会带来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科学的突破。现在这些技术的突破都是依赖于信息技术的助推火箭带来新的突破,所以会带来一系列整个世界新的技术革命。

我就说这些,谢谢!

(编辑:许楠楠)

分享至
举报

24小时热文

    相关推荐

    换一换
      切换位置

      消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