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字号
大字 常规

私募基金又出大案:打个电话就骗走463个投资人5亿资金

近日,裁判文书网上传了《黄德林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刑事判决书》,揭示了一家私募基金骗取463个投资人5亿资金的大案。欺骗的手法很简单,编项目、打电话。

2013年1月至2015年1月,中金信安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以投资各种名义的项目为由,成立合伙企业,发行基金产品。公司员工通过随机拨打电话等向投资人宣传推介公司理财产品,以货币形式返本付息,年投资收益率为10%至16%,吸收463名投资人投资款共计5.1亿余元,共有317名投资人报案,报案人的投资金额共计4.6亿余元,损失共计3.9亿余元。5名责任人员被判处2-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被判罚金10-25万元不等。

其他3名被告为刘亚兰(女)、王艳平(女)、赵英明。

2013年1月至2015年1月,郑某1、郑某2实际控制的中金信安公司,先后在本市朝阳区IFC大厦23层、北京财富中心A座12层,以投资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市政“菜篮子”工程-春茗新农业产业化园区项目、北京百尚家和商贸有限公司-百尚生活广场店面翻新及新店建设项目、北京聚祥通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机构增设与业务拓展项目、湖北城镇化工程-峰海天成房地产项目、北京晋商博物馆藏品扩充及修护项目、内蒙古呼和浩特九州商厦商业升级改造建设项目、全国两癌筛查-宫颈癌快速自检试剂盒项目、上海小昆山五星级酒店-良祥宾馆(酒店)改扩建项目、北京王府井五星级酒店-凯创金街(智尚)酒店改扩建项目等为由,成立北京恒通信安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泰华永鑫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合伙企业,发行基金产品。公司员工通过随机拨打电话等向投资人宣传推介公司理财产品,以货币形式返本付息,年投资收益率为10%至16%,吸收463名投资人投资款共计5.1亿余元,现有报案投资人317名,投资金额共计4.6亿余元,损失共计3.9亿余元。

2013年1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赵亚光在中金信安公司担任总经理,负责公司全面管理,参与吸收资金共计1.4亿余元;2014年8月,黄德林进入中金信安公司,接任赵亚光负责公司全面管理,参与吸收资金共计1.7亿余元;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被告人刘亚兰担任中金信安公司的财务部门负责人,参与吸收资金共计4.9亿余元;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被告人王艳平在中金信安公司先后担任理财顾问、理财经理、销售总监职务,参与吸收资金共计7000余万元;2013年8月至2014年10月,被告人赵英明在中金信安公司担任渠道经理,参与吸收资金共计1900万元。

被告人赵亚光、刘亚兰、王艳平、赵英明分别于2016年2月29日、2016年11月18日、2016年9月16日、2016年9月14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黄德林于2016年3月14日经民警电话通知后到案。

在案件审理期间,被告人黄德林家属代其退赔人民币5万元,被告人刘亚兰的家属代其退赔人民币16万元,被告人赵英明的家属代其退赔人民币15万元。

法院认定,被告人刘亚兰、王艳平、赵英明系从犯、被告人黄德林有自首情节,被告人赵亚光、刘亚兰、王艳平、赵英明到案后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被告人黄德林、刘亚兰、赵英明退赔部分钱款。但本案各被告人涉案金额均达千万以上,给投资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无法弥补,考虑到被告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害性,法院在充分考量各被告人的量刑情节后,对被告人赵英明减轻处罚,对其他被告人从轻处罚。

责令被告人赵亚光、黄德林、刘亚兰、王艳平、赵英明退赔相关投资人的损失,扣押在案之钱款、查封在案之房屋相关权益一并予以处理。

法院判决5人均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1、赵亚光有期徒刑六年,罚金25万元。

2、黄德林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金20万元。

3、刘亚兰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15万元。

4、王艳平有期徒刑三年,罚金15万元。

5、赵英明有期徒刑二年,罚金10万元。

6、责令被告人赵亚光、黄德林、刘亚兰、王艳平、赵英明退赔相关投资人的损失。

下面摘选了一个投资者的证言、三个主要被告的供述,能让我们清楚看出这个私募基金公司的运营情况。

郭某(投资740万元)证言:

2013年年中,她多次接到中金信安公司业务员王艳平的电话,向她介绍中金信安公司的理财产品。2013年11月中旬,其又接到王艳平的电话,称公司有一个非常稳妥的房地产项目,邀请其到公司具体了解一下,之后她就去了该公司位于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8号IFC大厦A座23层的办公地,王艳平向其介绍了湖北城镇化工程-峰海天成房地产基金项目。2013年11月20日,其签订了合伙协议,协议约定中金信安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和资金管理人发起成立北京恒德信安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其作为有限合伙人投资740万元人民币,其中10万是王艳平的,年收益为15%,每6个月支付一次利息,基金一年到期后归还本金并分配剩余投资收益,中联实创投资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当天她通过招商银行转账280万到恒德信安光大银行账户(账号××),11月25日,她通过同样方式又支付了360万,中金信安公司向其出具了确认书和《合同履约担保函》,“保证范围不仅包含所有投资人的投资还含有其相应的收益”。2014年5月7日,在王艳平的建议下,她将之前在中金信安到期投资转投到北京王府井凯创金街商务酒店的扩建项目,签订了合伙协议,投资300万元到中金信安公司发起成立的北京恒通银发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年收益为14%,每6个月支付一次利息,基金到期后归还本金并分配剩余投资收益,中证易成投资担保(北京)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后其通过前述方式转账至恒通银发平安银行账户(账号××)129万元,还有171万元是从之前到期的投资转过来的。2014年8月25日,在王艳平的介绍下,其又向北京百尚生活广场改扩建项目投资200万元,协议约定年化收益率13%,每6个月支付一次利息,基金到期后归还本金并分配剩余投资收益,中证易成公司提供担保,后其向泰华永鑫的平安银行账户(账号××)转款200万。她收到两次湖北城镇化工程-峰海天成房地产基金项目的利息,总计1169689元,收到一次北京王府井五星级酒店-凯创金街改扩建项目的利息191277元,北京百尚生活广场改扩建项目没有给她返利。2014年底,其签订的第一份合同到期没有收到本金,多次与王艳平沟通,王艳平以房地产公司销售不好,造成本金收不回来的情况,让她等一段时间。之后,她去中金信安公司了解情况时得知,公司好多员工都走了,只剩下一部分管理人员在,该公司副总黄德林说要等公司负责人郑某1回来才能解决,但是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被告人赵亚光(曾任公司董事长)供述:

2011年8月份左右,他通过朋友认识了郑某1,当时郑某1在朝阳区高碑店文化产业园开了一个会所。当时他正在基金公司工作,有相关经验。后郑某1要与他合作开一家投资基金公司。2011年11月左右郑某1在北京市朝阳区IFC国际财源中心A座23层租了办公地点,成立了中金信安公司(2014年4月左右,搬至朝阳区财富中心A座12层),由郑某1实际出资,任董事长,他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占10%的干股。郑某1的弟弟郑某2以个人独资公司北京信安龙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0%。

公司是郑某1投资的,郑某1整体负责公司,是公司的最高领导、实际控制人,赵亚光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任总经理,负责公司日常的全面管理,郑某2是公司的董事,是公司的股东,帮郑某1看着公司。2014年春节后他离开了公司,2014年10月份公司法定代表人才变更为别人。他走后黄德林接替他的位置,任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公司整体的日常工作。公司分为销售部(负责人贾某东)、财务部(负责人刘亚兰)、项目部(负责人刘某军,后来是郑某5)、产品研发部(负责人高某3)、公关部(负责人左某晶)。贾某东在公司时叫贾某力,是公司销售部的总经理,整体负责公司的销售,刘亚兰是郑某1的表妹,财务部负责人,并且参与公司的一些行政管理和一些公司的重大决策。姜某、彭某、王艳平三人是销售总监,每个销售总监带着二三十个销售员,销售员在公司叫投资顾问或者理财顾问,渠道部也是负责销售的,就是找各种渠道进行销售,负责人是赵英明。

公司的业务就是发行基金,他在公司时公司先后发行了五六款基金,投资人大约二百多人,投资金额2亿左右。一个是聚祥通典当行项目,融资2000万元左右;一个是中金信安会馆项目,共分两期,一共融资8000万元左右;一个是两癌试剂盒筛查项目,共分两期,融资6000万元左右;还有一个呼伦贝尔菜篮子项目,融资2000万元左右。这些项目大部分是郑某1找的,有的是郑某1自己的项目。聚祥通典当行投资项目,听郑某1说是他自己的典当行,准备扩大典当行的业务,融资来的钱是否投资到典当行不清楚。后来郑某1自己开发信安会馆投资基金,称要给他自己这家会馆装修及家具等费用。内蒙古呼伦贝尔菜篮子工程投资基金就是在呼伦贝尔建2000个蔬菜大棚,郑某1融资以后给了项目方400余万元,剩下的钱干什么了就不清楚了。两癌试剂盒筛查项目是赵亚光介绍到公司的,项目方是他的朋友孙某,后来公司发行了两期两癌筛查试剂盒投资基金,半年返利5%到6%左右,但郑某1将融资的钱没有投到这个项目,被郑某1给挪用了,具体干什么了不清楚。黄德林也给公司找过项目,用于发行基金,晋商博物馆项目就是。

公司销售基金的方式一是通过给客户随机拨打电话,另一个是通过银行、券商、第三方公司等渠道销售。每个项目都有一个合伙公司,来发行基金,投资款都打到该合伙公司账户,之后钱款的走向就是按照郑某1的指令来,投资人的钱都是让郑某1使用了,有的到项目中一部分,有的没有,总体上到相应项目中只是很少一部分,郑某1用公司的钱都是通过刘亚兰。

他和郑某1约定的是每月工资4万元,报销额度1.5万元,客户投资额的1%提成,公司整体收益10%的分红,但郑某1最终没有兑现,在公司期间,郑某1一共给了他8万元的工资。他没有找过投资人,有时业务员找到大客户,他会代表公司和大客户谈。公司的销售人员有提成,普通业务员提成客户投资款的3%,销售经理提成2%,销售总监提成1%,公司总经理提成1%。

被告人黄德林供述:

2014年8月底至2015年2月其在中金信安公司工作,公司地址在朝阳区。2014年3月份认识的郑某1,2014年8月份郑某1让他到中金信安公司帮郑某2处理客户的事,就是跟客户谈延期归还投资款,郑某1给他在中金信安集团挂了一个副总裁的职务。中金信安公司在法律结构上和郑某1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实际上掌控这个公司,公司有事的话也是向郑某1请示。他平时与客户沟通不了的时候,赵亚光和郑某1就出面与客户谈,郑某1有时也来这个公司给客户开会。赵亚光是公司的前法定代表人,原董事长,什么时间离开公司的不确定,在2014年10月份,赵亚光还以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出席过客户答谢会,后来就没有怎么见过。他去公司时就很少见赵亚光,只是在有客户要见公司法人时,赵亚光才出现与客户见面,贾某力是负责公司项目融资的,在2014年11月份,公司就停止业务了,12月份,贾某力就离开了公司,客户的这些投资都是他或者他带来的团队谈的。公司的财务叫刘亚兰,是郑某1的表妹。姜某、彭某、王艳平这三人是销售总监,每个销售总监带着销售员。

公司的业务就是发行基金,找投资人投资,之后公司把这些资金投资到项目中,他到公司后,公司一共发行了约5、6款基金,有典当行项目、湖北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上海的一个项目、两癌试剂盒筛查项目、呼伦贝尔菜篮子项目。他给公司找过两个项目,一个是晋商博物馆的改扩建项目,一个是百尚购物中心的装修项目。2014年8月左右,他通过钟某明联系了晋商博物馆的赵经理,当时该博物馆要扩建,需要钱,公司预计投资六千万,双方签订了相关协议,中金信安公司针对晋商博物馆的改扩建发行了基金,向社会融资大概2000万元,但这些钱都被郑某1使用了,并没有真正的投资到晋商博物馆的改扩建中。百尚购物中心的装修项目,是他和该购物中心副总经理王某3以前认识,当时百尚要装修缺少资金,经他从中撮合,最后中金信安公司与百尚购物中心达成协议,给百尚融资6000万元。公司针对百尚购物中心的装修项目发行了基金,向社会融资了几千万,但是钱都被郑某1使用了,并没有真正投资到百尚。这两个项目郑某1用他在高碑店的信安公馆做了担保手续。因为融资上来的钱最终也没有进到项目中,所以他没有得到项目方答应给他的提成。投资人的投资款是郑某1和郑某2使用了,具体如何使用不清楚。

2014年5至7月,他通过朋友之间的相互介绍给公司找过十几个投资人,这些投资人在公司投资额一千万元左右,一个叫张某楠,一个叫苏某婷,这二人每人投资100万元,他用自己的钱还清了投资款,其他的投资人记不清了,本金也没有付清。2014年8月初,公司将5至7月底的销售提成打到他个人名下的银行卡上,那时候他还没有在中金信安公司工作,以渠道形式销售中金信安公司产品,一共得到过60万左右的提成,然后他把一部分分给了帮他销售中金信安公司产品的严某招和苏某宇。后期他向郑某1借款几十万元,2014年11月左右,他给中金信安公司的账户上打了200万元,这钱包括他的提成和借的郑某1的钱。

被告人刘亚兰(公司出纳、实控人表妹)供述:

2012年9月底至2014年12月期间,她在中金信安公司担任出纳。公司刚开始在朝阳区IFC大厦A座23层,2014年左右搬至朝阳区财富中心A座12层,公司法人刚开始是赵亚光,后来变更为别人。赵亚光在公司负责全面业务,黄德林是赵亚光离开后接手负责日常全面管理,郑某1是她表哥,是公司的董事长,公司是他投资的,他整体负责公司,是公司的最高领导和实际控制人,郑某2是公司的股东,是北京信安龙源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板,以该公司入的中金信安公司的股份,贾某东是金融部总经理,负责金融业务。姜某、彭某、王艳平是销售总监,每个人带着一个销售团队,有十几个销售员。公司有一百五十人左右,业务员占三分之二左右。

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做项目基金发行,找投资人购买公司的基金,她在公司期间一共发行了七八款基金,一个是典当行项目,发行了两期,四惠的信安公馆发行了两期,菜篮子项目,其他记不清了,项目大部分是郑某1找的,有的是赵亚光找的,有一两个是黄德林找的,这些基金的投资人大约有三百多人,一共投资了五六个亿,给投资者兑付了约二个亿。每个项目都有一个合伙公司来发行基金,有恒通信安、恒德信安、信诚银安等,投资款都会打到该合伙公司账户,之后钱款的走向就是按照郑某1的指令。

她负责公司的财务支出,服从郑某1的安排,投资款进入公司后,郑某1便命令她给指定的公司或个人的账户转账,转出的钱占绝大部分,而公司的基本开支很少,郑某1有时候让她用她的个人银行卡账户接汇款,然后提现或转出给郑某1。她曾给一个叫梁某的转了三千多万元,还给一个叫陈某彤的先后转了三千多万元,包括给陈某彤的深圳公司,郑某1还给一个要债的还了三千多万,还有还郑某1的车贷、信用卡等。郑某1让郑某2办理了一张农行的信用卡,这张卡平时是郑某1拿着,郑某1会让公司财务往这张卡不定期转钱,他说的理由有还房贷、还信用卡等。有几个地方的房贷,北京、威海都有。

她的工资刚开始是5千,后来涨到8千,没有提成。她离开公司的时候和一个叫高某的女的,还有郑某1的女儿进行了交接。

公司已被撤销私募登记 负责人进了黑名单

中金信安成立于2012年2月,目前注册资本5亿元。公司于2014年5月26日完成在基金业协会的登记,登记编号:P1002802。

笔者查到一份基金业协会对该公司及郑小龙、赵亚光的纪律处分决定书,公布日期为2016年4月15日。决定书认定郑小龙为实际控制人。赵亚光登记职务:总裁,登记为法定代表人。

2015年3月,中国证监会在“两个加强、两个遏制”专项检查中发现当事人存在违法违纪事实,与公安机关进行核实后移送基金业协会。

经协会查明,当事人存在以下违法违规事实:

一、基金未按规定办理备案手续。中金信安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在协会仅备案了“全国两癌筛查-宫颈癌快速自检试剂盒”1只私募投资基金,但公司实际控制人郑小龙表示正在运作的有3只基金,以上情形违反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八条、《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第四条、第六条的规定。

二、未按规定向协会报告重大事项。2014年8月,中金信安法定代表人由赵亚光变更为史宏亮,2015年3月,由史宏亮变更为郑小龙;中金信安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实际控制人郑小龙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以上重大事项均未按规定向协会报告,违反了《登记和备案办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

三、不配合行政机关检查。在行政机关检查过程中,中金信安有关人员不接听电话,且中金信安未按时提交证监会北京监管局要求提交的自查报告,不配合行政机关检查,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

根据协会2016年2月5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的有关要求,中金信安已不再符合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的登记要求。

中金信安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与行业自律规则,违背了登记时向协会提交的承诺,扰乱了行业秩序,损害了行业声誉。郑小龙作为实际控制人、赵亚光作为法定代表人对此负有主要责任。根据《暂行办法》第二十九条,《登记和备案办法》第三十条,《纪律处分实施办法(试行)》第五条、第六条的规定,协会决定:

(一)撤销中金信安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

分享至
举报

相关推荐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切换位置
      取消
      切换

      消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