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字号
大字 常规

监控实录:美墨边境蛇头走私儿童 直接将孩子丢过边境墙

撕裂的美墨边境:恐惧与希望并生 慌乱和彷徨共存

今年4月6日,美国司法部长赛申斯宣布执行“零容忍”移民政策。按照政策要求,所有非法入境的成年人都必须接受美国的司法审判。审判期间,其子女按联邦法相关规定送到专门机构,由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难民安置办公室负责看管。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最新数据,4月19日至5月31日,超过2000名儿童因为这项政策被迫离开父母。这场在美墨边境上演的“骨肉分离”人间悲剧迅速招致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和国内民众的不满。虽然特朗普在6月20日撤回了“零容忍”政策,但依然遏止不住抗议的浪潮。

  据卫报报道,6月30日,超过750场抗议活动席卷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等数百个美国城市,此番抗议活动主要是针对特朗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各地的抗议人群高举示威牌,牌上写着“这不是我们的国家”、“接下来是什么——集中营?”“让家人团聚-就是现在!”“我们其实全都是移民”等醒目的标语。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白宫出台了建造美墨“边境墙”、限制难民准入数量、废除“追梦人”计划等一系列移民政策措施,不断抬高入境美国的门槛。然而在美墨边境,依然有成千上万的移民跋山涉水、蜂拥而至。

t013fe3167c94019504.jpg?size=550x366
当地时间6月25日消息,由于特朗普政府打击非法移民,6周内,大约有2000名儿童在美国南部边境被迫与父母分离。

  形态各异的美墨“边境墙”

  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线长达1900英里,横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和得克萨斯四个州。这段边境线西起圣地亚哥和蒂华纳的繁华都会区,穿越中部一望无际的索诺兰大沙漠,向东绵延至墨西哥湾畔的格兰德河,一路风景变幻莫测。

  而随风景变化的,还有沿线的边境墙。这些边境墙从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到成排矗立的高大钢梁,再到低矮破旧的x型栅栏,起伏不定。据《国家地理》报道,在部分地区,边境墙甚至是无形的,它由扫描仪、无人机和巡逻人员构成。

  去年1月25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开工筑墙,以阻挡试图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按照特朗普的计划,建成后的边境墙将从加州的圣迭戈一直延伸到德州的布朗斯维尔,预计建设长度约为1600公里,耗资120亿至150亿美元。新建的边境墙将与已有的边境栅栏一起覆盖整个美墨边境。

  特朗普上台后,曾多次公开攻击非法移民,称其为来自墨西哥的“强奸犯”和“凶手”。然而,根据美国移民研究中心的报告,2007年至2014年,越来越多的非法移民是在临时居留证到期后“黑”在美国,而不是非法越境。

  长期关注移民问题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司法研究博士生游天龙称,比起“黑”在美国,非法越境是一件更可视的事情,它容易引起民众关注、唤起民众对非法移民的想象。而特朗普所采取建“边境墙”的应对方式也非常直观和易于“理解”,实际上,往届政府也倡导过强化“边境安保”,但这种抽象的概念很难获得大众支持。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墨边境墙的横亘之间常有散落的旧手机、装有牙膏和牙刷的塑料袋、被丢弃的衣物,以及嗑完扔掉的瓜子壳。这些由穿越者、巡逻警卫和附近居民留下的痕迹如同会开口说话的“证据”,勾勒出边境线上那些慌乱和彷徨的瞬间。

t0160c7721793fd7536.jpg?size=550x366
根据美国政府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在短短一个半月内,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地带共有将近2000名移民儿童被美国当局强行与父母分离,理由是这些父母涉嫌非法移民。图为移民儿童在美墨边境的驻地。

  逃往边境线的中美洲人

  根据奥巴马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9月,2016财年中有近409000名移民试图非法越过美国的西南边境,比上一财年增加了23%。这一增长反映出越来越多的人在向北行进,试图穿越美墨边境。

  其中,来自中美洲的移民人数不容忽视。据统计,这批非法移民中的91%来自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这三个国家所处地带被称为中美洲“北三角”地区,该地区常年被血腥的帮派战争和贫困的经济生活所困扰。长期以来,洪都拉斯的谋杀率位居全球前列。洪都拉斯国家公立大学的学术研究机构——国家暴力观察站(NVO)显示,去年该国平均每10万人有41.61人被谋杀。

  实际上,中美洲地区的战乱其实与美国冷战时期的政策密不可分。冷战时期,美国为了防止拉美国家赤化,扶持中美洲各国的反政府武装。苏联解体后,美国不再为这些武装力量买单,导致其沦为黑帮组织。

  为了躲避战乱和贫苦,许多来自“北三角”地区的中美洲人踏上漫长的移民之路,前往美国博取一线生机。据联合国统计,近年来,“北三角”地区国家的庇护申请数量不断增加。2016年,将近一半的寻求庇护者申请希望获得美国庇护。

  据卫报报道,在过去十年中,穿越拉丁美洲的危险路线也在逐渐成为亚洲和非洲移民进入美国的热门路径。由于墨西哥没有与这些地区的国家签订驱逐协议,来自该地区的移民可以获得临时居留证件。不过,与成千上万的中美洲移民相比,这些移民的人数或许微不足道。

t01e311325c6c0e0d40.jpg?size=550x400
当地时间6月26日,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支持特朗普2017年颁布的移民限制令后,民众在最高法院门口抗议。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恐惧与希望并生的移民路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中美洲的一些城市,移民中介在街头公开“拉客”。这些中介通常伪装成旅行社来吸引潜在顾客,然后将他们带到附近商店的里间进行移民线路的推介。那些希望成为移民的顾客则会卖掉房屋、汽车、牲畜、耕地,甚至举债来支付移民费用。

  而高昂的中介费只是一个开始。

  距离遥远的人们必须秘密穿越数个国家顺利抵达美国。为了躲避盘查,他们不得不体验拥挤不堪的渔船,穿越蚊子肆虐的丛林,甚至与走私人口的“蛇头”和毒贩打交道,过程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险象环生。

  未经控制边境领土的毒品贩子或毒枭的许可而试图进入美国可能是致命的。2010年夏天,72名被贩毒团伙杀害的移民尸体在圣费尔南多被发现。拉丁美洲社会科学学院的非法移民专家Rodolfo Casillas估计,支付给毒贩的“过路费”可能高达1000美元。

  近年来,迫于美国的压力,墨西哥也对通过其领土的非法移民加强了打击力度。为了能顺利通关,80%到95%的移民联系了走私人口的“蛇头”,而这一数字在70年代只有一半不到。

t0103384738dd8caf82.jpg?size=550x366
在了解了美国“零容忍”政策后,为了不让孩子与自己分开,一名来自萨尔瓦多的父亲决定和自己两个儿子留在墨西哥。

  “零容忍”政策备受争议

  特朗普政府对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不仅引发了国内外的谴责和抗议,还在中美洲和墨西哥漫长的移民路线上散播了动荡和不安的种子。

  通常,移民路上的人们通过社交媒体和口头传播获取美国移民政策的最新消息。位于移民路线末端的人们常常担心,自己的命运或许会与预先抵达的人们全然不同。

  据纽约时报报道,最近,在与危地马拉接壤的南墨西哥小镇塔帕丘拉会聚了一批打算逃离中美洲的人们。他们表示,华盛顿的强硬政策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移民计划。但很少有人将回到自己的国家作为另一个选择。一些人继续北上,另一些人则决定按兵不动,等待美国的政策再次转向。

  白宫表示,“零容忍”政策旨在阻止犯罪分子冒充父母进入美国。但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实际上,近期在西南边境被捕的家庭总人数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涉及欺诈行为。另有分析认为,“零容忍”政策会增加对移民贩运者的需求,并将加强移民贩运者和其他犯罪行为之间的联系,如与贩毒集团勾结、滋生当地执法机构腐败等。

  国土安全部长克尔斯蒂恩·尼尔森在今年5月份说,移民每年支付5亿美元给该地区的暴力群体和不安分子。十年前,墨西哥和中美洲人为进入美国的秘密通道支付1000美元到3000美元。而根据国土安全部去年的报告,如今他们要为此支付9200美元,并且这一数字还在持续上升。

  虽然“零容忍”政策备受争议,但它似乎并不意味着美国民众愿意为移民敞开国门。游天龙称,“根据美国最近民调,大部分民众是反对大规模移民入境美国的,只是不认同特朗普的做法。如果特朗普采取更为合理和人性化的应对措施,支持他的美国人应该不在少数。”

  此外,游天龙认为,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问题由来已久,比起非法入境本身,美国政府更担心移民入境后所引发的问题。例如,随着大量移民涌入,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的第二代移民也会增加,他们可能会改变边境州的人口构成和政治倾向。

举报
分享至

相关推荐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为您推荐了10篇文章,点击查看
      切换位置
      取消
      切换

      我的钱包
      快传号
      消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