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微博 Qzone QQ

查看详情

丈夫身陷囹圄,妻子撑起江山,揭秘千亿帝国幕后掌控者

华商韬略

或许,对杜鹃而言,国美就像是她和黄光裕的另一个孩子,永远都是家的一部分,这一点,从未改变。

文 /华商韬略李睿奇

如果没有黄光裕,就没有国美。当然,也就没人知道杜鹃是谁。

当黄光裕,这位中国前首富,三次问鼎胡润“中国大陆富豪榜”榜首,却又身陷囹圄后,曾隐藏于黄身后,心愿是相夫教子的杜鹃,不得不在危难时刻,替夫出征。

可以说,如果没有杜鹃,就没有现在的国美。

在中国的商业知名女性中,杜鹃是独一无二的。

一方面,她是已走过而立之年的国美控股集团的女当家人;另一方面,她的身份难以用词语准确定位。她不是女企业家,也不是职业经理人,抑或董明珠那样的“国有资产看守者”。在国美对外发布会的邀请函落款,以及发布会现场的介绍中,她的称呼均为“国美控股集团杜鹃女士”。

虽然没有对外公开的职称,但是毫无疑问,杜鹃是国美当下的核心人物。

自2010年重新回归国美后,收拢一度散掉的人心,追回“陈黄之争”失去的两年,抚平2012年近6亿亏损,以及近年来,发生在国美的一系列革新,譬如旗下上市公司从“国美电器”更名为“国美零售”,提出“6+1”新零售战略到进行“家·生活”战略转型,杜鹃都是名副其实的掌控者,亦被视为国美核心凝聚力的所在。

如果说,在国美,黄光裕是国王,那么他的夫人--杜鹃就是王后。有人说,拥有杜鹃,是黄光裕最大的幸运。

这份幸运的背后,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职业女性,从相夫教子的个人小目标中走出来,学习成为一个千亿资产集团的掌舵人,并带领它走出风暴的故事。

【1】

在中国电器零售领域,黄光裕是响当当的人物。有关黄光裕如何从一个在汕头农村拾破烂的少年,用不到20年时间创造了一个人人皆知的“国美”品牌,登上内地首富宝座,又在如日中天时从神坛跌落的报道数不胜数,甚至他的商业发迹史还被写成过好几本书。

相较于丈夫黄光裕的名气,在国美发迹早期,以及发展到2007年(国美电器2007年销售收入高达424.79亿元,同比增71.77%,成为中国家电零售业当之无愧的冠军)这一鼎盛时期时,杜鹃都显得颇为神秘。在所有关于黄光裕的报道里,关于杜鹃的描写只有寥寥几笔。

根据过往资料,可以窥见的信息是,杜鹃生于1973年,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曾在中国银行任信贷员。1993年,杜鹃因为工作关系和黄光裕相识,三年后两人结婚。

婚后,杜鹃进入国美工作。自此,她的工作生活便开始与丈夫黄光裕以及国美紧密相连。

杜鹃曾说,她的最大心愿是教育好子女,这听起来很像传统中国女性所说的相夫教子。不过,在黄光裕主掌国美快速发展时期,隐藏于黄身后的杜鹃所做的可不仅仅是相夫教子。

与黄光裕出身草莽不同,杜鹃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因此在专业技能上,她有两点常常被提及,一是英文流利,二是熟悉金融资本市场。

国美上市前,杜鹃凭借扎实的专业知识背景,辅佐黄光裕在家电领域进行初期扩张。香港《文汇报》引用知情人士的话称,在杜鹃协助下,国美向其他商业领域拓展所需的多数贷款得以快速推进。

国美上市后,英文流利的杜鹃,开始担任国美电器执行董事,常年在香港工作,帮助国美与资本市场沟通。

一位与杜鹃有过业务合作的投行人士曾评价道,杜鹃不仅精通业务,还“很会做人”,遇到问题不急躁,十分干练。例如在并购永乐时,杜鹃就曾广泛向投行征询意见,研究合并可能给国美电器股价的影响,并研究以怎样的换股更合适。而逢年过节时,杜鹃也会给一些曾经的合作伙伴寄送小礼物。

这一时期,黄光裕和杜鹃分工明确。黄光裕负责把握战略方向,杜鹃负责和资本运作相关的工作。杜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杜鹃深知行事分寸,总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她甘心隐藏于丈夫黄光裕的背后,在公司内部,也不会以老板娘自居。

在国美,杜鹃很少去黄光裕的办公室,黄光裕的很多事情,不会特意向杜鹃通报,只有事时一起商量。

有时,国美开大会,没人招呼杜鹃,她就自己一人往角落里一坐。按道理杜鹃本应该坐在主席台上,但她从不去抢这个风头。

在中国商界,夫妻档合作创业不在少数。比如潘石屹和张欣,再比如李国庆和俞渝。但是,上述两对搭档,夫妻俩在公司的地位几乎旗鼓相当,分别处于一二把手的地位。其中,女方都是属于女强人的角色。

这样的好处是,夫妻二人的默契可以形成对公司的牢牢掌控。不利之处在于,两个人势均力敌一旦出现分歧,不仅影响夫妻感情,公司员工也会处于混乱,不知该听谁的。比如潘石屹和张欣就曾因公司战略分歧,导致两个人关系也出现过裂痕。

但在杜鹃心中,黄光裕是毫无疑问的主角,自己只是助手或者辅佐者,她甚至对媒体说,“是黄光裕培养了我。”因为1996年结婚时,杜鹃也不过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社会阅历尚浅。

据说,早年,杜鹃还曾到国美门店实习,和营业员一起站柜台,打成一片,相处融洽。除了国美少数领导,没人知道这件事。

黄光裕堪称一代枭雄,或许他也希望自己的夫人能够成为女中豪杰,而不仅仅是相夫教子。

2004年,国美上市前,黄光裕问杜鹃,“在香港,别人是怎么称呼你的?”杜鹃答,“按照在香港的习惯,大家都管我叫黄太太。”黄光裕便对杜鹃说,你应该让人家叫你杜总。

杜鹃当时很不理解,事后很久,才明白黄光裕那句话的深意,“他是希望我作为一个独立的主体出现,而不是作为他的附属。”

2006年,黄光裕准备收购上海的家电零售龙头永乐电器时,国美和永乐正打得不可开交。黄光裕便派杜鹃到上海,与时任永乐家电董事长的陈晓进行第一次会面。这一方式,既符合黄光裕的身份,又恰好发挥了杜鹃善于斡旋、与人沟通的长处。

【2】

尽管隐藏于黄光裕身后,但在国美早年的经历,让杜鹃养成了讲究原则、处事不惊的行事风格。这为她在日后能够从容应对“风暴中的国美”,打下了基础。

在杜鹃的辅佐下,安心发展事业的黄光裕在2004年、2005年、2008年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这对于苦孩子出身的黄光裕来说,可谓登上了人生巅峰。

如何驾驭巨大的财富与人生名望,这是比市场竞争更为严峻的考验。而这一劫,黄光裕没有躲过去。2008年11月27日,由于涉嫌经济犯罪,黄光裕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在调查中,杜鹃也被牵连。

多年后,杜鹃接受采访时说,“人生难免有沟沟坎坎,有时候因为自己不成熟跌倒了,有时候是因为外界因素跌倒了。无论怎样,遇到困难,要重新爬起来。”这段话的注脚可以有很多,但可以肯定,这段话杜鹃既是对自己说,也是说给丈夫和子女听。

对于黄光裕夫妻而言,这场劫难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只不过,连接夫妻二人的,除了一纸婚约、子女,还有一个庞大的国美--彼时拥有几十万员工的家电连锁帝国。

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案进行二审宣判。黄光裕获刑14年,罚没人民币8亿元。而黄光裕之妻杜鹃被改判缓刑,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当庭释放。这意味着,杜鹃将面临少则数年长则十余年的与丈夫分居高墙内外的生活。

彼时国美,正陷入一场中国商业历史上最著名的控制权之争中。被黄光裕夫妇请来的,时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的陈晓,正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把国美变为更彻底的上市公司,而不是一个家族企业。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国美的独特之处。就像黄光裕曾经和杜鹃讨论的,国美到底应不应该是一家家族企业?

至少在当时,答案是肯定的。黄光裕作为公司大股东,仍旧坚持对公司的绝对控制力。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陈晓对国美文化的误解。陈晓认为,黄光裕案的判决将使得黄光裕长期无法参与公司管理,黄家作为创始家族无法保持对企业的掌控力。他可能没有意识到,可以将黄光裕的火把接力下去的,正是曾经在他和黄光裕之间反复斡旋的杜鹃,那个看似温文尔雅的女子。

在过去,杜鹃几乎没有给自己树过敌人。在中国商界,大概除了李嘉诚,几乎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巧的是,杜鹃极为赞同李嘉诚的“商者无域”理念。据说,黄光裕提出的“商者无域,诚为先”理念,最初也是受杜鹃启发。

所以,陈晓没有把杜鹃视为敌人,他甚至发声说,乐于看到杜鹃与孩子们团聚。

但是这一次,杜鹃的首要任务不是回家带孩子。

二审宣判一个月后,杜鹃走进了陈晓的办公室。令陈晓意外的是,杜鹃并未要求陈晓退出国美电器董事会,只要求增加董事会人员。

或许杜鹃念及陈晓的是,在黄光裕出事后陈晓也曾兢兢业业地维持公司运转,以及为了让她尽早恢复自由,积极为她筹款交罚款。

见完陈晓后,杜鹃又马不停蹄地约见了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彼时,贝恩资本是上市公司“国美电器”第二大股东。

这些谈话,为持续数月的国美创始人和管理层之间的“控股权之争”最终完结埋下了伏笔。

第二年3月,陈晓以个人原因辞职。国美控股权之争,以陈晓和大股东的和平分手告终。要知道,即使入狱后心态平和很多的黄光裕,也曾经隔空写信,言辞激烈地指责陈晓。

当年,陈晓与黄光裕谈判紧张时,杜鹃就会过来化解紧张气氛,例如倒倒茶,削削苹果,开开黄光裕的玩笑。在陈晓和黄光裕之间,杜鹃总是扮演协调者的角色。

有趣的是,当年黄光裕想要拿下永乐时,自己没有出面,而是让杜鹃代劳,赴上海与陈晓进行第一次会面。如今,送走陈晓,又是杜鹃出面。

送走陈晓后,受制于法律,杜鹃仍旧需要一个人走到台前来接替陈晓的位置。这个人既要能服众,又要避免成为第二个“陈晓”。

杜鹃最后给出的答案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北京大中电器创始人张大中。其实见完陈晓不久,杜鹃就特意拜访了张大中,感谢他主动借钱给黄用于从二级市场回购国美股权。

说张大中在意料之外,是因为大中电器被国美收购后,张大中一直深居简出,不再过问江湖事。情理之中在于,第一,张大中是圈内前辈,无论对于部下还是资本市场,都有说服力。第二,张大中对于财富、权力早就没有过多奢望,不会成为第二个陈晓。2011年春节后,张大中出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国美电器管理权就此交棒到张大中手中。

面对“陈黄之争”期间,曾经失散的人心,杜鹃的做法则是统一思想,使国美重获凝聚力。

回归国美后,杜鹃便和国美管理层进行了一对一沟通,表示“过去的事情就划上句号,重要的是看未来走向。”此举逐步缓解了“陈黄之争”造成的不稳定气氛。

谁也不知道,究竟何时,一个念头早已在杜鹃的心中种下,等黄光裕出来,要送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

【3】

追回“失去的两年”,交给黄光裕一个更好的国美,远比收拾旧山河还难。

“人的潜能在一帆风顺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你能调整好心态,你的潜能激发出来,是可以走得很好的。”后来,回忆起重归国美的情景时,杜鹃如是说道。

在金融资本市场上游刃有余的杜鹃,面对家电零售这一全新的领域,也不得不从头学起。

以前,杜鹃只是偶尔到国美的门店看看,即使看出问题,也从来不会提出。重归国美后,杜鹃不仅经常出现在国美的门店里,还到处挑毛病,并当场告之店员,“你们店里哪儿哪儿有问题”、“你那冰箱啊要节电”。有时候,杜鹃甚至还会化身为国美的门店店员,为消费者介绍电器知识。

杜鹃的学习能力极强,哪里需要就去研究哪里。例如国美主抓电子商务期间,杜鹃就一定会去把电子商务的问题研究透彻。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摸索,杜鹃对国美各项事务都了如指掌。

2012年3月,在国美的员工年会上,杜鹃做了一次发言,提出在市场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一方面要创新、突破,一方面要找回国美原有的优良传统,并喊出了“创造冬天里的春天”。

杜鹃将国美所处的环境比喻成“冬天”,是当时国美处境的写照。

一方面,因为切换ERP系统,2012年国美电器(现为国美零售)出现近6亿的巨额亏损。要知道,2011年国美电器(现为国美零售)可是盈利18.4亿元。另一方面,在电商的冲击下,实体零售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

在当时,杜鹃把做电商当成了当务之急。不过,国美做电商采用了比较稳妥的方式推进。例如,收购库巴网,成立国美在线,却并没有大规模烧钱。在外界看来,这并不像黄光裕的风格。

很难说,杜鹃看似保守的做法是否更适合曾经激进的国美。不过,国美仅用一年时间,便扭亏为盈,国美电器(现为国美零售)2013年实现净利润8.92亿元。

多年以后,复盘当时的想法,杜鹃说:“一家企业必须要持续的盈利,尤其是作为上市公司。在早期思考转型时,我们就提出稳中在变,看上去是慢了,但你看最近的业绩,我们实现了连续11个季度的盈利。”

“对于新的市场,我们没有冒进。坦白讲,互联网企业的基因与传统企业做的SKU是完全不同的,那是另外一种感觉。我们希望基于自己的优势去补短处,而不是冒然的整个去做转移。”

有人曾经问杜鹃,她最喜欢黄光裕哪一点。杜鹃的回答是,坚韧不拔。这一点,也未尝不是杜鹃的品格。能做到坚韧不拔的前提,是笃定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少受到外界干扰。

据接近杜鹃的人士说,杜鹃早年在香港工作时,由于长期与金融资本人士打交道,谈吐修养受香港职业经理人的文化影响很大。这使得杜鹃在看问题时,一方面注意看数据,从数据发现问题;另一方面,她很注重规律和规则,并始终相信,只要按照商业的本质做事,遵守规矩,公司总是可以做好的。而这也是当年国美没有跟风行业做一些冒险举动的原因。

在2016年年初的国美战略大会上,杜鹃发表了长篇讲话,她的体会是,必须要主动出击。“再好的东西放在手里不会用也没有价值。”2017年,国美又提出了“家·生活”战略转型。从家电领域开始延伸到相关的家装家居等领域,做有关联的业务多元化。

和黄光裕相比,杜鹃的性格显得更有亲和力,她也努力用自己的亲和力为国美打造一个良好的外部氛围。

2017年3月,杜鹃携手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一起,做了一场直播秀。两位知名女性商业领袖的出现,让年轻人也好奇她们会聊什么。杜鹃愿意做直播,一是为了吸引年轻消费者。另一方面,考虑到格力曾经长达十年绝缘国美卖场(2004年-2013年),这也可以看作是杜鹃放出的一种信号:连铁娘子都回来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谈?

黄光裕的办公室交由杜鹃使用后,风格也为之一变。过去,鹰和狼是国美的图腾,黄光裕的办公室格局也颇有帝王风范。现在,则被杜鹃收藏的艺术家画作占据墙壁。

在外人看来,杜鹃这几年过得很辛苦,一个女人独撑大局。但是杜鹃却觉得,只要心态好了,其实没有什么改变,虽然做的事情和过去不一样,但是不变的是,“我的家还在,公司还在。”在2016年一次罕见的直播访谈中,杜鹃笑着说道。

杜鹃曾感叹,自己最大的心愿,还是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妻子。或许有一天,杜鹃会回归三个孩子身边,就像黄光裕最终会回归国美一样。而现在,杜鹃并不避谈国美是否是家族企业的问题,并指出,沃尔玛是家族企业,一样经营得很好,只是要找到好的制度安排。

或许,对杜鹃而言,国美就像是她和黄光裕的另一个孩子,永远都是家的一部分,这一点,从未改变。

举报
切换位置
取消
切换

消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