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微博 Qzone QQ

查看详情

90年前,中国发生一场奇灾,二百万人被饿死,八百万人靠树皮度日

山川文社

民国十八年,我国西北地区发生了一场罕见的灾荒,一场饿死二百万人的大灾荒。所谓“十八年年馑”实际从民国十七年就已经开一始了。

提到灾荒,身为现代人的我们未免有些陌生,毕竟现在社会环境安定,农耕技术发达,已经很少有吃不饱饭的事情发生了。那么,百年前的那场大灾荒,西北民众究竟面临什么样的窘境呢?据报道,当时的甘肃全境仅有六成田地得以耕种,超过半数县城受灾,灾民们只能吃些草根树皮维生,甚至,有人以雁粪为食。

曾记得这样一个故事:

年馑期间,有一个人在集市上刚买了一块烧饼,正准备吃的时候被一个乞丐夺取了。这位被抢者十分生气,一个劲地追赶,乞丐则拼命的奔跑。当乞丐年看着被追上的时候,就立即停下了,将烧饼塞进牛粪里。被偷者看到这样的举动,只好骂咧咧的走了。

而之后,乞丐则从牛粪里取出烧饼,直接放进嘴里。可以说,这是我亲耳所听的故事。多少年过去了,至今还是记忆犹深。

即便如此,灾荒中的人们仍然保留着人性的光辉,对抗着上天降临的不幸。

灾荒发生的前一年,天气十分反常,时冷时热,老百姓把种子种到土壤里后,并没有等来雨水。大多数地区都没有妥善的灌溉措施,属于“靠天吃饭”,所以,人们对缺水的庄稼根本无可奈何。

五佛寺地区原本还存在着一些能浇上水的庄稼,眼看着这仅有的庄稼迎来收获,老天爷却对这个地区开了个玩笑,降下了一批雹子,把庄稼破坏殆尽。当时,能浇上水的庄稼基本上都是地主家所有,原本地主家有些收成都会分给穷人一部分,这场冰雹之后地主也没了收获,穷人彻底没了指望。

冰雹就像是吹响灾荒的号角,将人们推向了绝望的边缘。由于饥荒刚刚发生,部分人家还有余粮,所以,所有人都开始挨家挨户借粮储备食物,这一举措导致粮价飞涨,最终,也导致西北地区弥漫着一种让人不安的气氛。

到了年底,已经有八成左右的人家彻底断粮,老百姓们只能远走亲戚家借粮,后来,到了无粮可借的程度,人们只能从野外寻找食物来源。甚至,田鼠藏在洞里的粮食纷纷被老百姓们刨出来食用光了,山上的植被但凡能吃的也都被啃得干干净净,除此之外,平日里常见的野鸡兔子也被饥饿的人们猎光。

上海日报公会,南京复旦社,天津《大公报》,北平《益世报》,前外茶儿胡同十四号马芷庠先生均鉴:关中友重各县,除渭滨滩地稍有收获外,余皆秋收毫无,麦多未种。行其野田地荒芜,蓬蒿没胫。草丛中不时发见破烂衣服与零乱骸骨,盖未经掩埋已被禽兽啄食净尽之路毙也......

第二年,西北各地开始有大量的灾民饿死,最开始过世的都是一些不舍得吃的老人,因为,他们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后人。根据《话说民国十八年大饥荒》记述:当时有一户老两口,因为儿子儿媳都不在身边,家里还有一个孙女,老两口把粮食都留给了孩子,自己啃食树皮。因为,树皮实在难以消化,老两口最终鼓胀着肚子双双离世,小女孩就这样成了孤儿。

后来,小女孩被人收养,虽说依旧没饭吃,却终究有了归宿。当时的人们在困苦中同心协力,或许这种做法能给予灾难中的人们一缕人性的希望,借此对抗饥饿。

过了一两个月,树皮草根也成了稀罕物,灾民里连老鼠都找不到了。

地主家的大门紧锁,白天再也没有炊烟从地主家的烟囱里冒出,他们只能在晚上偷偷开火煮些吃食,以免村民们抢夺。虽说已小心到了这种程度,但是,饥饿给予灾民极为敏锐的嗅觉,每逢地主家开火,一群灾民们就跑到地主家墙头下闻饭菜的香味,有的人闻着闻着便倒了下去,再也没法站起来了。

发义埠这个地方已经没了活路,几个年轻人带着失去亲人的小女孩前往环县谋生,那个小女孩已经饿的无法走路,只能由收养她的夫妇轮流背着前行。连着走了两天,一行人才讨到了一顿饭,然后,他们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地方,借宿在一口破窑中。

入夜,年轻丈夫找到了几颗鸟蛋,但是,并未告诉其他人,而是拿给妻子和女孩分食。后来,年轻丈夫跟外面的同伴吵了起来,因为,他们要夫妇丢掉女孩,他们觉得女孩作为累赘随行十分不妥。可夫妇拒绝了其他人,坚持要带着女孩前行,使得众人恼怒之下抛下三人离开。

夫妇二人几近绝望,却又不得不前行,他们带着女孩一路前行。每当妻子和女孩饿的扛不住的时候,年轻丈夫都会从怀中掏出一枚鸟蛋,就像是生的希望一样,给三人前行的动力。

三人继续行走了一段时间,鸟蛋消耗殆尽,夫妻俩再也无力前行,索性在一条深沟旁坐下。不多时发现沟底来了一男一女,便上前打探。

原来,这对男女是从临近的村庄中过来给家里人送吃的,可惜,家人没能挨住去世了,最终,被村里人葬在这处,沟里埋着的正是女人的父亲,也就是男人的老丈人。看夫妻俩也是逃荒者,女人便掏出食物给这三人食用,年轻丈夫并没独享,而是分给了妻子和女孩。

在那个饥荒的年代一饭之恩大过天,年轻夫妻想给男人女人下跪感谢救命之恩,但是,却被这对男女拒绝了,之后,索性三人跟着这对男女一起跪向了葬在此处的老人。

后来发生了许多事,年轻夫妻和女孩都活了下来,最终,这段难以忘怀的挨饿旅程始终没被遗忘,而是牢牢记在了心里。灾祸时期,撑着人活下来的也许正是这种不灭的信念吧。

之后,据民国19年底陕西省赈务委员会主席、民政厅长邓长耀的陕灾报告中统计:当时,全省有200多万人活活饿死,200多万人流离失所,逃亡他乡,800多万人以树皮、草根、观音土苟延生命于奄奄一息......

参考资料:

『《民国十八年年馑》、《关中大饥荒》』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