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字号
大字 常规

广东揭阳原书记受贿1.3亿获死缓 曾在庭审上三次为情妇求情

t01a46b91d8a4371800.jpg?size=483x359

6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受贿、行贿、滥用职权一案,对被告人陈弘平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受贿所得财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1年,被告人陈弘平利用担任揭阳市人民政府代市长、市长、中共揭阳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约13991.678万元。2011年,被告人陈弘平为了按照其意愿进行人事调整,向他人贿送港币100万元(折合人民币约83.5万元)。2010年,被告人陈弘平滥用职权,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致使国家利益遭受损失人民币350万元。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弘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他人行贿;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分别构成受贿罪、行贿罪和滥用职权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陈弘平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认罪悔罪, 赃款赃物已大部分追缴,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早先报道】

揭阳原书记三次为情妇求情

对于受贿的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的去处,陈弘平表示,其中折合2600多万元人民币交由其女婿购买了股票。剩下的钱,基本上都借给了许秋琳。

许秋琳,现年45岁,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该公司涉嫌通过行贿的手段,中标了包括省道236线、国道206线、国道324线的大修工程或者改造工程、潮汕机场进场路主体工程等七个项目的招投标及建设。

在网上的众多传闻中,许秋琳的别名为“许小婉”,是陈弘平的情妇。他在庭审最后阶段,至少三次为许秋琳请求。“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都是我害了他们,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


陈弘平情妇受审(2015年稿件)

6月16日上午,许秋琳(别名许小婉)在佛山中院第一审判庭受审。庭审当天,许秋琳身穿白色圆领上衣、蓝色牛仔布质长裤,头扎马尾辫。佛山市检察院指控,许秋琳与前夫吴松光为了承包揭阳市公路局的7个工程,行贿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郑松标等人,合计人民币237万元、港币133万元。因坊间传言许秋琳是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的情妇,且陈弘平早前受审时曾屡次为其求情,因此其备受关注。
1
文化程度仅初中,差一个月满45岁
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将一干官员拉下马的“许小婉”(即许秋琳)终于浮出水面。
网络上关于“许小婉”的传言很多,其中之一是她年仅29岁,大学毕业。但据起诉书显示,许秋琳出生于1970年7月8日,差一个月满45岁,文化程度仅为初中。许秋琳的相貌不算太出众,鹅蛋脸,颧骨微高,一米六左右的身高,身材匀称,是土生土长的揭阳人。
据新华社报道,2007年年初,时任揭阳市市长的陈弘平结识了做服装生意出身的许秋琳。许秋琳在与陈弘平认识之前已生育4个小孩,并已离婚。
今年4月21日,陈弘平因涉嫌受贿、贪污、行贿一案在佛山市中院受审时,曾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甚至用了“乞求”这样的字眼。
陈弘平被控受贿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至于这些钱的去处,陈弘平表示,其中折合2600多万元人民币交由其女婿购买了股票;剩下的钱,基本上都“借给”了许秋琳。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陈弘平正是为了帮助许秋琳偿还巨额高利贷及筹资搞房地产开发,才向私企老板索要上亿元人民币。而且,在明知许秋琳已涉嫌行贿的情况下,陈弘平被组织调查期间仍多次表示自己愿承担所有责任,请求办案人员不要追究她,“让她早日回家”。
直至出庭受审,陈弘平依然公开为许秋琳等人求情,其理由是,“这些人都是为揭阳作出了贡献的企业家,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如若倒闭会对揭阳的经济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
2
承认陈弘平是行贿介绍人
佛山市检察院指控,2007年至2011年间,许秋琳与前夫吴松光(另案处理)在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郑松标(已开庭)与时任揭阳市公路局总工程师室主任罗荣辉(已开庭)的帮助下,通过挂靠一些公司开始承包揭阳市公路局的7个工程,包括揭阳潮汕机场进场路新建工程。
“郑松标证言显示,这些公路工程项目的建设都是要经揭阳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的,陈弘平就交代他要关照许秋琳。”许秋琳案公诉人称,许秋琳正是为了招揽工程,才成立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记者从庭审获悉,这7个工程中有两个是标书公布之前,郑松标就通过罗荣辉转告许秋琳,让她找有资质单位竞标,并和评标专家“打招呼”。另有4个是免标工程。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罗荣辉也为许秋琳提供帮助。公诉人说,混凝土凝结时间正常应是十天左右,但为了赶工程进度,许秋琳的公司在七八天时就开始做其他相关项目,而本应负责工程质量的罗荣辉没有提出过异议。
为了感谢郑松标及罗荣辉在承包方面为其提供的帮助,许秋琳伙同前夫吴松光或单独,分四次向郑松标行贿现金共计人民币232万元、港币100万元;分三次向罗荣辉行贿现金共计人民币5万元、港币33万元。
庭审中,许秋琳承认给郑松标等人送了钱,且承认是时任揭阳市市长,后升任揭阳市委书记的陈弘平介绍其与郑松标认识的,并助其承揽上述7个工程。
6月12日,郑松标在佛山中院出庭受审时承认,他确实收了许秋琳所送的钱财,不过这些都是陈弘平的“安排”。
3
自辩系单位行贿非个人行贿
检方认为,被告人许秋琳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共计人民币237万元、港币133万元,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许秋琳对于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包括四次行贿郑松标、三次行贿罗荣辉,以及行贿数额均没有异议,但她对检方指控的罪名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她辩称自己并非个人行贿,身为润昕公司实际控制人,其行为代表的是润昕公司,其行贿是单位行贿。
同时,许秋琳前后五次为前夫吴松光辩解。她称,吴松光只是她公司聘请的一名员工,根本不清楚她的生意是怎么做的,因此不存在行贿行为,“我觉得不应该追究他的责任,与他无关”。
据了解,2007年,陈弘平将许秋琳介绍给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郑松标认识,从而帮助许秋琳开始包揽揭阳公路工程,帮助其开始了“一夜暴富”的人生。
许秋琳与陈弘平交好时,已与丈夫吴松光离婚。不过,离婚后两人却是“分家不分居”,一直住在一起。这一点在郑松标涉嫌受贿一案及16日的庭审中均有提及。此外,工商登记资料也显示,成立于2008年的润昕公司法人代表为吴松光,注册资本3000万元。
离婚后,吴松光还一直在润昕公司里为许秋琳打点人情交际。公诉人在庭审中指控,2008年、2009年,吴松光曾两次帮许秋琳向郑松标行贿。

举报
分享至

相关推荐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为您推荐了10篇文章,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