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字号
大字 常规

多年悬案水落石出,荷兰医生用自己的精子孕育49名子女

(鹿特丹13日综合电)一名被怀疑使用自己的精子为不孕妇女治疗的医生,虽然已经在2017年去世,但多年来关于他究竟在诊所中用自己 “私货”孕育了多少宝宝仍然是个谜。法院最近允许公开其遗传基因,使得有怀疑者得以进行比较对照,最终发现,他一共是49名男女的生物父亲。

这名医生叫简·卡巴特,擅长用捐助的精子帮助不孕妇女怀孕。

他曾经在鹿特丹南区医院工作,1970年代离开医院,在鹿特丹买下别墅,开设了布莱多普医疗中心,实际上是精子库,而且很快成为荷兰最大的精子诊所。

t015f6c21cb2ff4da82.jpg?size=450x300

卡巴特在鹿特丹买下别墅,开设了布莱多普医疗中心,成为荷兰最大的精子诊所

1984年,他又在洪斯布鲁克开设了德代姆医疗中心。

卡巴特将捐赠的精子分发给多个荷兰和外国诊所。目前尚不清楚以这种方式让多少女性怀孕,又生育了多少孩子。他本人曾经谈及有6000名女性受惠,估计生育了1万至4万婴儿。

根据荷兰法例,直到2004年之前,允许精子捐赠者保持匿名。之后,孩子的权利得到重视,他们有权知道谁是生物学意义的父亲。

但是,由于他的精子库不符合医疗法例认可的要求,荷兰医疗保健监察局于2009年1月1日关闭了卡巴特的诊所。

t019a130529a546548d.jpg?size=461x259

接下来几年内,该诊所中的乱象越来越为外界所知,如虽然卡巴特告诉一位母亲,已经两次使用同一捐赠者的精子进行授精,但经过检查,这位母亲的孩子却非同一父母的兄弟姐妹。捐赠者护照中的资料也证明不正确,尽管父母被告知捐赠者是个高加索白种人,但仍有200名儿童的血统证明,用的是苏里南人的精子。此外,一项捐赠者捐精次数不超过6次的规定也被忽略了。

2011年,他曾经告诉一名接受了捐赠者精子而孕育出生的孩子说,他常常使用自己的精子帮助女性怀孕。此后,有关传闻越来越多,一些孩子长相和卡巴特酷似的情况也被注意到了。但是,卡巴特拒绝合作进行DNA检测。

他于2017年去世。2017年6月,鹿特丹法院一名法官裁定,23名以这种方式出生的孩子,被允许使用当时已故卡巴特的27项个人财物上留下的痕迹进行DNA检测,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怀疑是否得到证实。得到证实是卡巴特的儿子的,可向DNA数据库报告。法官认为,这些儿童有权知道他们的生物父亲是谁。当时的结果表明,至少有19名有是卡巴特的亲生儿女。

卡巴特的遗传基因材料只能在他去世后使用。

此后,更多人进行遗传基因的比较。近日公布的结果表明,这名医生一共有49名以这种方式出生的孩子。

一名青年乔伊说,:“我终于弄明白了,可以结束这一章了。经过11年的搜寻,我可以继续我的生活。”

不过,乔伊说他对卡巴特医生的动机非常好奇,他说, “因此,我很高兴导演米丽亚.古特曼将制作一部纪录片,并希望更深入地了解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以及他为什么会做这些事情。”

协助这个群体的的律师说,现在正在启动一项法律程序,为49名孩子安排赔偿。卡巴特尚在世时曾经承认,他有22个孩子。

不过,荷兰儿童保护组织却认为,这名医生的精子孕育的孩子,可能还不止此数。


新闻举报
分享至

相关推荐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为您推荐了10篇文章,点击查看